新華社呼和浩特4月26日專電(記者王春燕) 網曝“內蒙古上百隻流浪狗被活埋”的新聞近日在網絡上迅速發酵併成為網絡熱點。
  記者聯繫到了曾去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左旗親眼見到深坑中的流浪狗的愛狗人士們、兩家試圖參與輓救流浪狗的銀川流浪狗保護組織以及阿拉善左旗城市管理局的工作人員,調查發現,雖然確實有流浪狗被收容、後被愛狗人士放走的事實,但是始終沒有發現狗被“活埋”的證據,所謂“上百隻流浪狗被活埋”應該是屬於一些網絡和媒體在轉發消息時“做”的一個標題。
  愛狗人士發現大批流浪狗並放走一批 但“上百隻”“活埋”暫都沒有證據
  4月23日23時12分,一個名為“銀川守護者動物之家”的微博賬號發出一條微博,呼籲大家相互轉發一下,救救內蒙古阿拉善左旗北大門垃圾場附近大坑裡的狗,“我們想營救,但需要幫忙和領養人!”微博照片中可以看到,一個大深坑裡有數十條大小不一的小狗,還有一隻剛出生的小狗的照片。
  “銀川守護者動物之家”的負責人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確認消息屬實已是23日深夜。來自“銀川守護者動物之家”和“銀川曙光愛寵之家”兩個流浪狗保護組織的8名志願者考慮到第二天可能降溫,24日凌晨2點就從銀川出發,早晨5點多趕到了事發現場,但發現大坑已經被填埋了。
  “坑有五六米深,我們的志願者想挖,但工具不行沒挖出來,周圍還跑著十幾隻流浪狗,我們捉到了5只帶回來。24日下午做了檢測,都是健康的,就送進了我們的基地。”“銀川守護者動物之家”的負責人說,他們盡了最大努力,但卻沒能輓救照片里的狗。
  網絡流傳的深坑中的流浪狗們是誰拍的照片,當時的現場又是怎樣的?記者聯繫到了阿拉善左旗的愛狗人士,她坦言自己是23日下午抵達現場,併發現了深坑裡的狗。“照片不是我拍的,是我們一起去現場的朋友拍的。”
  “我的一個朋友狗丟了,聽說‘北大門’那有野狗,他們開車去找狗,就發現了這個大坑裡的狗。我朋友知道我們有一個愛狗人士的群,就拍了照片發給我。”愛狗人士說,23日下午,自己與朋友們開車去了現場,發現深坑中的流浪狗。“坑太深了,坑底下都是狗,目測有上百隻。我們去了七八個人,一批人回去取吃的和水,一批人拿繩子打活結把狗往上吊,吊上來了20多只狗。”
  這位愛狗人士說,根據當時狗乾渴和饑餓的狀態,他們覺得狗在坑裡已經獃了很長時間,“救上來的狗不急著要吃的,急著喝水,一隻狗能喝半盆水。”
  隨後,他們同行的人把現場拍攝的照片通過社交網絡發到了網上。另一批愛狗人士在看到照片後於24日凌晨1點半抵達“北大門”。“我算是去的最早的,我們自發組織了3輛出租車,但是找了一晚上都沒找到那個坑。後來拍照人也到了,經過他的證實,那個坑已經被填了。”
  但是,記者在採訪中,並沒有獲得任何有關直接證明狗被“活埋”的證人證言,所有人只是說看見“坑被填了”,裡面“活埋”了狗的說法只是猜測、甚至是以訛傳訛,而“上百隻狗”的數字也沒有任何嚴謹依據。
  城管卷入“埋狗”風波 承認收容否認“活埋”
  對於網絡上傳言的阿拉善左旗城管活埋流浪狗的說法,記者聯繫到阿拉善左旗城市管理局的工作人員。對此,他們承認不久前收容流浪狗,但否認對流浪狗進行填埋,更沒有“活埋”。
  一位接受採訪的阿拉善左旗城市管理局的工作人員表示,2014年3月,城管局接到多個街道辦事處的反映,說流浪狗傷人,影響居民出行,咬死活羊,造成交通事故等一系列問題。
  “接到這些反映,我們近期組織收容了一部分流浪狗,有幾十條吧。圈養在北郊巴吉路租用的一個建材廠的院子里。”城管局的工作人員說,對收容回來的流浪狗,就是定期喂食,等狗達到一定數量後送到周邊的收容所。
  “24日網絡上出現報道的時候,我們去巴吉路的建材廠查看發現,不知道是狗被人放了還是怎麼回事,就剩下十幾條狗了。”工作人員表示,因為沒有場所收容,也無法雇人喂養,因此只能臨時安置在租用的空閑院子里。
  但這名工作人員也表示,以前沒有出現過收容回來的流浪狗大批不見的情況。“‘埋狗’不是城管部門所作所為,因為我們不是衛生部門,沒有防疫措施,也不具備這樣的處置條件。收容確實是收了,因為是我們的職責,而且流浪狗確實對群眾的生活產生了影響,我們得治理。”
    流浪狗該如何治理?
  深坑中密密麻麻的流浪狗、被救出來的小奶狗、深坑被填埋……一張張照片在網絡上瘋傳的同時,也引發了不小爭議。
  雖然,照片的小狗人見人憐,但是,前年以來各地一系列狂犬病事件,也讓人記憶猶新。
  流浪狗到底該如何處理?這並不是一個僅靠一些愛狗人士的一顆愛狗、救狗的心就能解決的社會問題。
  “現在的流浪狗很多都是曾經的寵物狗,或者被遺棄,或者是丟了。很多流浪狗都是我們人類自己造成的,但現在它們連流浪的權利都沒有。”“銀川守護者動物之家”的負責人坦言,目前他們的基地已經有200多只狗,已經基本飽和了。
  網絡上也有不乏冷靜客觀的聲音在反思流浪狗到底該如何治理。網友“我在風中駐足”說:流浪狗流浪貓是該處理,不能讓它們在大街小巷流浪。但是如何處理有待商榷。
  截至記者發稿時,記者分別聯繫了阿拉善盟和阿拉善左旗的宣傳部門,但沒有得到進一步的回應。(完)
 
(編輯:SN091)
創作者介紹

蘇永康

utaeyyzx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