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日上午,江蘇昆山,中榮金屬隨身碟爆炸特別重大事故現場。
  文章導讀: 2014年8月2日上午,7時37分左右,江蘇昆山,一起突如其來的劇烈爆炸掀翻了台資企業中榮金屬製品有限公司(下稱“中榮金屬”)拋光車間的屋頂,車間內200多SD記憶卡名加班工人傷亡慘重。目前,已造成75人死亡,180多人受傷。
  勞模、政協委員、人大代表被當做禮物贈送;“政策環境是‘老闆怎麼順心怎麼記憶體辦’”……
  【特別報外接式硬碟道】昆山爆炸案引發“親商”之問
  昆山模式:政隨身碟府對企業“無底線服務”?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王克 | 江蘇昆山報道
  2014年8月2日上午,7時37分左右,江蘇昆山,一起突如其來的劇烈爆炸掀翻了台資企業中榮金屬製品有限公司(下稱“中榮金屬”)拋光車間的屋頂,車間內200多名加班工人傷亡慘重。目前,已造成75人死亡,180多人受傷。
  國務院事故調查組認定:此次爆炸是一起重大責任事故,責任主體是事發企業,主要責任人是企業高層,當地政府則負有領導和監管不力之責。
  《中國經濟周刊》調查發現,如果只是就事論事考察此次事故,或者僅以“人命關天”來警示未來,類似事件仍將層出不窮。
  很大程度上,釀成此次悲劇的原因是,突破底線的招商引資理念,被異化的“政策紅利”所造成的企業監管缺位。這些現象應予以反思,而這一問題的存在又不僅僅局限於昆山一地。
  突破底線的“政策紅利”
  在昆山市政府設立在中榮金屬附近的“家屬接待點”,河南人劉先生告訴《中國經濟周刊》,他有3位朋友在出事的車間上班,因為爆炸使傷亡員工“面目全非”,現在只通過DNA比對找到了一位。
  劉先生說,在中榮金屬打工的基本上都來自外地,因為本地人覺得那裡的環境太差。
  劉先生還告訴《中國經濟周刊》,之前工人與廠方的矛盾主要集中在“塵肺”等職業病的處理方面,2012年5月,工人們曾經為此封堵過中榮金屬的大門,但因為勞動報酬相對較高,很多人最終還是選擇了妥協。
  “誰能料到會發生這樣慘烈的事故呢?早知今日,給再多的工資也不會來的!”劉先生十分懊惱。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業內知情人告訴《中國經濟周刊》,中榮金屬當初雖然沒有按照國家標準建廠,但畢竟是全新的設備,除塵效果相對較強,問題沒有顯現出來。隨著設備老化、加班密集,集聚的粉塵越來越多,除塵的能力越來越弱,“粉塵做加法、設備做減法,這一次終於秋後算賬了。”
  該知情人還告訴《中國經濟周刊》,中榮金屬名義上是美國通用汽車的“指定供應商”,實際上只是為“通用供應商”代工;企業官網介紹其核心業務是“電鍍鋁合金輪轂”,真正的業務卻是“為鋁合金輪轂提供電鍍加工”,盈利水平未必很高,因此,“多吃訂單”或許是維持經濟效益的基本途徑,此次事故發生就正值加班“趕工”。
  “在利益和安全的博弈中,企業老闆顯然倒向了前者。”該知情人說。“國務院調查組指出了引發事故的幾個技術原因,比如廠房未按規定設計建設、工藝路線過緊過密……這些問題都是內行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來的,有關部門的檢查卻常常是走走過場、發發通知,因為,在昆山,投資的老闆是‘恩人’,沒有誰敢與他們較真。”
  這一說法在《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隨後的調查中得到了印證——昆山市招商中心相關負責人在其編寫的《昆山招商引資之路》培訓教材中提到了這樣一條令人“耳目一新”的“先進經驗”:“去南京、北京爭取勞模指標,送給來投資的老闆,國家、省里的名額不夠,就評縣級勞模,兩年一屆50個,50個不夠,就100個,還不夠,就200個;政協委員、人大代表也送給他們一些……”
  勞模、政協委員、人大代表都能夠作為禮物用以“報恩”,法律的邊界似乎已經模糊。
  中榮金屬的輪圈錶面處理擴建項目獲得“環評批覆”、通過“清潔生產審核”以及媒體報道的“昆山爆炸企業遇到檢查都能矇混過關”之類怪現象,亦不足為奇了。
  “招商引資無底線”
  中榮金屬是1998年入駐昆山的台商獨資企業。20年來,N多“中榮”構建的台商群在昆山經濟中已經占據半壁江山。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在昆山得到這樣一組數據:4000多家台資企業創造了位居全國百強縣之首的昆山50%以上的財政收入、60%以上的利稅、70%以上的銷售、80%以上的投資和90%以上的進出口交易額。
  10萬台商及其家眷之於昆山,其歷史功績不可磨滅。因此,昆山人的感恩戴德之心溢於言表,以至於當地政府曾經在香港《大公報》刊登廣告,直言不諱地宣稱台商“來‘剝削’的越多昆山人民就越開心”。
  “來幫我們投資的是恩人,來投資我們的老闆是親人,能打開招商局面的是能人,影響投資環境的是罪人”一時間在昆山是婦孺皆知。
  此舉被媒體稱為“招商引資無底線”。而客觀上,其結果確實帶來了昆山經濟的飛速增長。
  因貪腐而落馬的原南京市市長季建業,曾於1996年至2001年間主政昆山。他以“能為台商端洗腳水”的姿態而在臺灣政商兩界“廣結善緣”,隨之而來的是昆山的台商人數及投資規模大幅攀升。
  即使是在其落馬後,臺灣媒體對季建業亦多有褒獎。比較具有代表性的新聞報道是,臺灣“21世紀基金會”董事長高育仁曾說“去昆山投資就是為了季建業”,不少島內名流也將昆山台商雲集的緣由更多地歸結於“地方官員的熱忱”。
  季建業2001年擢任揚州市長,一大批台商亦尾隨其後轉場江北,揚州市有關部門則按照季的要求“月月有團在臺灣”。令人吃驚的是,僅一年時間,台商在揚州的投資規模便超過了之前9年的總和。
  但季建業當年一些與法律相背的過度“親商政策”亦遭受詬病。
  一則被廣為傳播的新聞稱,一位知名台企負責人告訴媒體:“2008年中國大陸實施兩稅合一(指內外資企業所得稅率統一)時,各地台商叫苦連天,只有季建業表示,不要去查賬,讓企業好好經營下去。”
  昆山爆炸案發生後,許多媒體都在報道中提到中榮金屬的粉塵問題曾屢遭舉報甚至已有數次“並不嚴重”的火災事故發生,但“舉報以後並未見到該廠停產整頓之類的事情”,這或許亦與地方政府將環保及安全監管等法律法規置於經濟增速之下的過度“親商思維”有所關聯。
  值得反思的“企業保護令”
  昆山模式在經濟上的成功使得昆山的“招商引資思維”在當今政界正廣受追捧甚至被奉為圭臬。
  制定此類政策的地方幾乎遍及全國,基本模式就是由政府劃定“保護時段”不讓執法機關“破壞發展環境”。
  河南省洛陽市列出一批“重點民營工業企業”,對其實施“掛牌保護”;浙江省溫州市準備探索“搖號抽查”方式以“最大限度減少執法檢查次數”;江蘇省揚州市將執法機構的工作行為納入紀檢監察的督察範圍,對“隨便檢查企業”的執法單位“嚴肅追究問責”……更有甚者,有些地方將環保、安監部門納入“限制行為能力”的監控名單。
  這些政策的初衷是為了給企業創造一個好的經營環境,這無可厚非。但在現實的操作中,亦容易被異化為對企業的過度保護甚或對企業違法的庇護,尤其體現在環保及安全監管問題上。
  身為全國百強縣之首、招商引資“成效卓著”的昆山,成為各地政府交流學習的榜樣。
  山東省信息產業廳2008年第15期《產業簡報》中這樣介紹“昆山經驗”——“要求全市各級各部門儘量不要到企業檢查、參觀,執法部門每年到企業的檢查不能多於兩次……”
  2012年5月,河北省文安縣一位副縣長帶隊到昆山學習後,在文安縣政府網站上刊發署名文章這樣總結“昆山理念”:“政策環境是‘老闆怎麼順心怎麼辦’;法制環境是‘老闆怎麼安心怎麼辦’;服務環境是‘老闆怎麼開心怎麼辦’;人文環境是‘老闆怎麼舒心怎麼辦’”。
  一位在江蘇經商多年的臺灣企業家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儘管他也屬於政府的“保護對象”,但對於地方政府制訂“安靜生產日”這樣的保護措施他始終不能理解,昆山爆炸發生以後,這種“不理解”變得越發強烈。
  他說,在臺灣本島,根本就沒有哪個廠商敢於如此肆無忌憚地放縱安全和環境問題的滋生和蔓延。因為政府和民間的監管都是相當密集和有力的。
  據這位臺灣企業家介紹,臺灣“行政院勞工委員會”每年以減災防災為目的的各項“勞動檢查”要達到數十萬次,而且經常採取“突襲”方式。民間則自發形成了“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塵肺症患者權益促進會”、“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之類的非政府組織,主動捍衛職工權益、積極推進安全生產。違規企業所要付出的代價是巨大的。
  這位企業家說,“政府為經濟發展營造健康的生態環境責無旁貸,但轉變政府作風和依法管理社會不是此消彼長或者非此即彼的,在全力構建法治國家的今天,政府不能只是‘服務生’。”
  昆山招商模式該反思了
  昆山成為全國百強縣之首,離不開其獨特的招商引資模式。多年來,“昆山理念”廣受追捧,成為全國各地政府交流學習的榜樣。但昆山中榮金屬爆炸特別重大事故的發生,提醒我們,曾經成效卓著的昆山招商引資模式,並非盡善盡美。
  一名官員眼中的招商引資“昆山理念”
  政策環境是“老闆怎麼順心怎麼辦”;
  法制環境是“老闆怎麼安心怎麼辦”;
  服務環境是“老闆怎麼開心怎麼辦”;
  人文環境是“老闆怎麼舒心怎麼辦”。
  p37
  地方政府的“親商”之舉
  列出一批“重點民營工業企業”,實施“掛牌保護”
  探索“搖號抽查”方式,以“最大限度減少執法檢查次數”
  對“隨便檢查企業”的執法單位“嚴肅追究問責”
  將環保、安監部門納入“限制行為能力”的監控名單
  設立“企業安靜日”,其間,企業免受監管
  執法部門每年到企業的檢查不能多於兩次
  …… (據公開資料整理)
創作者介紹

蘇永康

utaeyyzx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